首页 > 正文
北京怎样才能提升面部肌肤,北京面部除皱的注意事项,北京美容埋线 副作用

什么整容可以改善面部下垂,北京蛋白提升线到老了丶有副作用吗,脸部v线雕提升全脸图片,49岁适合做PST面部提升吗,北京面部提升专家冯立哲,蛋白线提升效果对比图,北京面部提升胶原蛋白线,北京面部提升当时肿胀,减过肥皮肤松弛怎么办,北京极限音波拉皮除皱哪好

  原标题:张开帙走了: 52年前,他组织改装中国空军第一批具备核打击能力的飞机。说中国核力量“有弹无枪”的洋人都被打脸了

  作者简介:

  魏钢,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少将,曾任空军装备部部长。

  张开帙前辈不幸于2017年10月12日病逝。享年100岁。10月16日,我,吕刚,与一些旧日同事战友,陪同麦林阿姨和亲属,在空军总医院送别厅送别张开帙前辈。这是我参加过规模最小的送别仪式,送别的却是最值得怀念的人。

张开帙老前辈

  2008年,我在空军装备部长岗位上,安排出版了张开帙前辈的著作《情系人民航空》,并亲笔作序。前三段如下:

  “张开帙同志是空军装备战线的老同志、老前辈。他1945年赴东北参加创建老航校,建国初期参加组建空军领导机关。当他已经在空军机关担任管理航空机务工作的部门领导时,我才刚刚走进人民空军的行列。所以我和同志们都十分敬重张开帙同志,都称他张老。”

  “张开帙同志是人民空军全部历史的亲历者。从空军创立之初的东北老航校时期,就开始从事航空机务工作。从维护保障缴获的日本飞机、美国飞机,到维护保障进口的苏联飞机,再到维护保障国产喷气飞机。他还参加了我们国家第一代核武器的研制试验,亲手改装保障了空军第一代具有核打击能力的作战飞机。亲历了人民空军的成长壮大。”

  “张开帙同志不但是空军航空机务系统的著名专家和优秀领导者,还是一位具有很强写作能力的老同志。从1983年离休开始,他不顾年事已高,孜孜不倦,笔耕不辍,整理写作了大量回忆资料和关于航空事业发展建设的文稿。2001年主编出版《东北老航校》纪念文集,是迄今为止对人民空军创业阶段历史的最详细记述。此后几年又整理写作了40余万字的《情系人民航空》。我和同志们都感到,张老并没有离开他奋斗近四十年的空军装备战线。与其说他从一生挚爱的岗位上退了下来,倒不如说他以另一种方式仍然坚守在岗位上。”

  为什么说张开帙前辈是最值得怀念的人?他的故事很多,远不是一篇短文所能概括。仅举三件,与朋友们分享。

  1945年8月,抗日战争胜利。中共中央决定建立东北根据地,派出万名干部和十万部队,进入东北。党中央要求抗日军政大学(到东北后改称东北军政大学),组织建设空军、炮兵、坦克、通信等特种兵和医院,发展人民军队作战力量。张开帙前辈作为延安选调的航空干部,成为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创立时期的骨干,任航校训练处机械科长。在收集修理航空器材、越过初级中级教练机直接使用高级教练机开展飞行训练、酒精代替汽油作飞机燃料、建立完善机械教育程序等领域,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由于东北老航校建立在战争时期,并无完整档案留存,张开帙前辈离休后又以主要精力收集整理史料。我经常收到张老寄来的文稿,每篇都经过详细考证、整理、打印、校对。我父亲魏浩然母亲丁钧也是当年从延安去东北的干部,父亲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九后方医院院长兼卫生学校校长,与同驻东安(密山)的航空学校、战车大队、通信工厂是友邻单位。我不知道父母与张老是否相识,但我知道他们是艰难岁月同驻一地的战友。当看到前辈将毕生精力奉献给人民军队建设事业,怎能不感动晚辈后人?这就是空军装备人行列中的第一任机械科长。

东北老航校使用缴获的日军九九高练飞机开展飞行训练。
东北老航校初创时,条件极其艰苦。战士们曾用骡马拉飞机。

  

  1949年1月31日,人民解放军进入和平解放的北平。2月4日,在北平南苑机场东部组建航空修理厂,张开帙任厂长。4月和5月,朱德总司令两次视察南苑航空修理厂。约半年时间,修复出18架飞机,包括P-51战斗机、“蚊”式战斗机、B-25轰炸机、C-46运输机、PT-19教练机、L-5观察机,还修复大批航空发动机和汽车。5月,党中央决定在南苑成立飞行队,担负北平地区防空作战任务。这个飞行队的装备,主要是南苑航空修理厂修复的缴获飞机。1949年10月1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,南苑飞行队17架飞机参加受阅,也主要是南苑航空修理厂修复的缴获飞机。1951年4月,为支持建设国家航空工业,南苑航空修理厂从空军工程部转隶重工业部航空工业局,改称211厂。1958年自行设计制造了“首都一号”飞机。以后转隶七机部,成为中国运载火箭总装厂,厂房至今仍在南苑航空修理厂原址。当我们看到中国航空航天事业接连取得举世瞩目成就时,不应忘记,中国洲际导弹、运载火箭总装厂的奠基者之一,是张开帙前辈。

我C-46运输机编队也参加了开国大典。
开国大典时,P-51编队飞过天安门。画家油画展现的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。

  

  张开帙前辈是中国核打击能力的早期建设者。1965年5月14日,中国第二次核试验,投掷原子弹的飞机就是张开帙前辈现场组织改装和保障的。他参加了中国前13次核试验中的12次,组织改装保障了图-16、轰6甲、轰5甲、强5甲等中国第一代核打击飞机,以及运送核部件的运输机、直升机,取样飞机。1964年,中国开始研究从苏联引进已6年的图-16轰炸机国产化问题。最初意见是按苏联引进的标准型、原子型、空中加油型分别仿制。时任空军机务部门领导的张开帙,个人提出三型合一、一机多用方案,被军方高层和航空工业部门采纳。

  批生产装备部队的轰6甲,核常兼备,比图-16原子型常规载弹能力提高50%,具有空中加油改装潜力。我在工作岗位上列装的新型轰6G、H、K,都是轰6甲改进型。没有当年的轰6甲,就没有今天的中国轰炸机挂载导弹巡航南海、东海、太平洋。

  当党和国家给予“两弹一星元勋”以最高荣誉和奖励时,张开帙前辈和多数参与者一样,并不在获奖行列。但是我们知道,正是他们隐姓埋名默默无闻的工作,在52年前就打破了西方认为中国核力量“有弹无枪”的判断,今天继续使外国媒体分析中国有无空基核打击能力的言论成为笑话。我们为有这样的机务系统领军人物而自豪。

1965年5月14日,就是这架轰6甲轰炸机承担了中国第一次空投原子弹的重任。
空投核武器试验前,轰6甲的地勤人员在紧张准备。
如今,轰6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大系列。
张开帙前辈组织改装的空投中国第一枚核航弹的轰6轰炸机已经进了博物馆。
而最新的轰6K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空军空中远程战略打击力量的核心。

  一个人做点好事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。一个人为空军装备建设作点贡献也不难,难的是在人民空军东北初创、北平初建、核打击能力起步建设时期都做出如此贡献!

  谨以此文怀念张开帙前辈。

北京小汤山。中国航空博物馆。这张照片的构图恰恰反映了张开帙老前辈历经的三个重要历史阶段。红色的九九高练,东北老航校;人民解放军空军涂装的P-51,南苑飞行队及开国大典;那架暗灰色的轰6,以及那颗原子弹,不用说了,帮中国人挺直了腰杆。

  来源:航空知识杂志社微信公号“航空知识”

责任编辑:桂强

  原标题:张开帙走了: 52年前,他组织改装中国空军第一批具备核打击能力的飞机。说中国核力量“有弹无枪”的洋人都被打脸了

  作者简介:

  魏钢,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少将,曾任空军装备部部长。

  张开帙前辈不幸于2017年10月12日病逝。享年100岁。10月16日,我,吕刚,与一些旧日同事战友,陪同麦林阿姨和亲属,在空军总医院送别厅送别张开帙前辈。这是我参加过规模最小的送别仪式,送别的却是最值得怀念的人。

张开帙老前辈

  2008年,我在空军装备部长岗位上,安排出版了张开帙前辈的著作《情系人民航空》,并亲笔作序。前三段如下:

  “张开帙同志是空军装备战线的老同志、老前辈。他1945年赴东北参加创建老航校,建国初期参加组建空军领导机关。当他已经在空军机关担任管理航空机务工作的部门领导时,我才刚刚走进人民空军的行列。所以我和同志们都十分敬重张开帙同志,都称他张老。”

  “张开帙同志是人民空军全部历史的亲历者。从空军创立之初的东北老航校时期,就开始从事航空机务工作。从维护保障缴获的日本飞机、美国飞机,到维护保障进口的苏联飞机,再到维护保障国产喷气飞机。他还参加了我们国家第一代核武器的研制试验,亲手改装保障了空军第一代具有核打击能力的作战飞机。亲历了人民空军的成长壮大。”

  “张开帙同志不但是空军航空机务系统的著名专家和优秀领导者,还是一位具有很强写作能力的老同志。从1983年离休开始,他不顾年事已高,孜孜不倦,笔耕不辍,整理写作了大量回忆资料和关于航空事业发展建设的文稿。2001年主编出版《东北老航校》纪念文集,是迄今为止对人民空军创业阶段历史的最详细记述。此后几年又整理写作了40余万字的《情系人民航空》。我和同志们都感到,张老并没有离开他奋斗近四十年的空军装备战线。与其说他从一生挚爱的岗位上退了下来,倒不如说他以另一种方式仍然坚守在岗位上。”

  为什么说张开帙前辈是最值得怀念的人?他的故事很多,远不是一篇短文所能概括。仅举三件,与朋友们分享。

  1945年8月,抗日战争胜利。中共中央决定建立东北根据地,派出万名干部和十万部队,进入东北。党中央要求抗日军政大学(到东北后改称东北军政大学),组织建设空军、炮兵、坦克、通信等特种兵和医院,发展人民军队作战力量。张开帙前辈作为延安选调的航空干部,成为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创立时期的骨干,任航校训练处机械科长。在收集修理航空器材、越过初级中级教练机直接使用高级教练机开展飞行训练、酒精代替汽油作飞机燃料、建立完善机械教育程序等领域,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由于东北老航校建立在战争时期,并无完整档案留存,张开帙前辈离休后又以主要精力收集整理史料。我经常收到张老寄来的文稿,每篇都经过详细考证、整理、打印、校对。我父亲魏浩然母亲丁钧也是当年从延安去东北的干部,父亲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九后方医院院长兼卫生学校校长,与同驻东安(密山)的航空学校、战车大队、通信工厂是友邻单位。我不知道父母与张老是否相识,但我知道他们是艰难岁月同驻一地的战友。当看到前辈将毕生精力奉献给人民军队建设事业,怎能不感动晚辈后人?这就是空军装备人行列中的第一任机械科长。

东北老航校使用缴获的日军九九高练飞机开展飞行训练。
东北老航校初创时,条件极其艰苦。战士们曾用骡马拉飞机。

  

  1949年1月31日,人民解放军进入和平解放的北平。2月4日,在北平南苑机场东部组建航空修理厂,张开帙任厂长。4月和5月,朱德总司令两次视察南苑航空修理厂。约半年时间,修复出18架飞机,包括P-51战斗机、“蚊”式战斗机、B-25轰炸机、C-46运输机、PT-19教练机、L-5观察机,还修复大批航空发动机和汽车。5月,党中央决定在南苑成立飞行队,担负北平地区防空作战任务。这个飞行队的装备,主要是南苑航空修理厂修复的缴获飞机。1949年10月1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,南苑飞行队17架飞机参加受阅,也主要是南苑航空修理厂修复的缴获飞机。1951年4月,为支持建设国家航空工业,南苑航空修理厂从空军工程部转隶重工业部航空工业局,改称211厂。1958年自行设计制造了“首都一号”飞机。以后转隶七机部,成为中国运载火箭总装厂,厂房至今仍在南苑航空修理厂原址。当我们看到中国航空航天事业接连取得举世瞩目成就时,不应忘记,中国洲际导弹、运载火箭总装厂的奠基者之一,是张开帙前辈。

我C-46运输机编队也参加了开国大典。
开国大典时,P-51编队飞过天安门。画家油画展现的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。

  

  张开帙前辈是中国核打击能力的早期建设者。1965年5月14日,中国第二次核试验,投掷原子弹的飞机就是张开帙前辈现场组织改装和保障的。他参加了中国前13次核试验中的12次,组织改装保障了图-16、轰6甲、轰5甲、强5甲等中国第一代核打击飞机,以及运送核部件的运输机、直升机,取样飞机。1964年,中国开始研究从苏联引进已6年的图-16轰炸机国产化问题。最初意见是按苏联引进的标准型、原子型、空中加油型分别仿制。时任空军机务部门领导的张开帙,个人提出三型合一、一机多用方案,被军方高层和航空工业部门采纳。

  批生产装备部队的轰6甲,核常兼备,比图-16原子型常规载弹能力提高50%,具有空中加油改装潜力。我在工作岗位上列装的新型轰6G、H、K,都是轰6甲改进型。没有当年的轰6甲,就没有今天的中国轰炸机挂载导弹巡航南海、东海、太平洋。

  当党和国家给予“两弹一星元勋”以最高荣誉和奖励时,张开帙前辈和多数参与者一样,并不在获奖行列。但是我们知道,正是他们隐姓埋名默默无闻的工作,在52年前就打破了西方认为中国核力量“有弹无枪”的判断,今天继续使外国媒体分析中国有无空基核打击能力的言论成为笑话。我们为有这样的机务系统领军人物而自豪。

1965年5月14日,就是这架轰6甲轰炸机承担了中国第一次空投原子弹的重任。
空投核武器试验前,轰6甲的地勤人员在紧张准备。
如今,轰6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大系列。
张开帙前辈组织改装的空投中国第一枚核航弹的轰6轰炸机已经进了博物馆。
而最新的轰6K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空军空中远程战略打击力量的核心。

  一个人做点好事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。一个人为空军装备建设作点贡献也不难,难的是在人民空军东北初创、北平初建、核打击能力起步建设时期都做出如此贡献!

  谨以此文怀念张开帙前辈。

北京小汤山。中国航空博物馆。这张照片的构图恰恰反映了张开帙老前辈历经的三个重要历史阶段。红色的九九高练,东北老航校;人民解放军空军涂装的P-51,南苑飞行队及开国大典;那架暗灰色的轰6,以及那颗原子弹,不用说了,帮中国人挺直了腰杆。

  来源:航空知识杂志社微信公号“航空知识”

责任编辑:桂强

  原标题:张开帙走了: 52年前,他组织改装中国空军第一批具备核打击能力的飞机。说中国核力量“有弹无枪”的洋人都被打脸了

  作者简介:

  魏钢,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少将,曾任空军装备部部长。

  张开帙前辈不幸于2017年10月12日病逝。享年100岁。10月16日,我,吕刚,与一些旧日同事战友,陪同麦林阿姨和亲属,在空军总医院送别厅送别张开帙前辈。这是我参加过规模最小的送别仪式,送别的却是最值得怀念的人。

张开帙老前辈

  2008年,我在空军装备部长岗位上,安排出版了张开帙前辈的著作《情系人民航空》,并亲笔作序。前三段如下:

  “张开帙同志是空军装备战线的老同志、老前辈。他1945年赴东北参加创建老航校,建国初期参加组建空军领导机关。当他已经在空军机关担任管理航空机务工作的部门领导时,我才刚刚走进人民空军的行列。所以我和同志们都十分敬重张开帙同志,都称他张老。”

  “张开帙同志是人民空军全部历史的亲历者。从空军创立之初的东北老航校时期,就开始从事航空机务工作。从维护保障缴获的日本飞机、美国飞机,到维护保障进口的苏联飞机,再到维护保障国产喷气飞机。他还参加了我们国家第一代核武器的研制试验,亲手改装保障了空军第一代具有核打击能力的作战飞机。亲历了人民空军的成长壮大。”

  “张开帙同志不但是空军航空机务系统的著名专家和优秀领导者,还是一位具有很强写作能力的老同志。从1983年离休开始,他不顾年事已高,孜孜不倦,笔耕不辍,整理写作了大量回忆资料和关于航空事业发展建设的文稿。2001年主编出版《东北老航校》纪念文集,是迄今为止对人民空军创业阶段历史的最详细记述。此后几年又整理写作了40余万字的《情系人民航空》。我和同志们都感到,张老并没有离开他奋斗近四十年的空军装备战线。与其说他从一生挚爱的岗位上退了下来,倒不如说他以另一种方式仍然坚守在岗位上。”

  为什么说张开帙前辈是最值得怀念的人?他的故事很多,远不是一篇短文所能概括。仅举三件,与朋友们分享。

  1945年8月,抗日战争胜利。中共中央决定建立东北根据地,派出万名干部和十万部队,进入东北。党中央要求抗日军政大学(到东北后改称东北军政大学),组织建设空军、炮兵、坦克、通信等特种兵和医院,发展人民军队作战力量。张开帙前辈作为延安选调的航空干部,成为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创立时期的骨干,任航校训练处机械科长。在收集修理航空器材、越过初级中级教练机直接使用高级教练机开展飞行训练、酒精代替汽油作飞机燃料、建立完善机械教育程序等领域,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由于东北老航校建立在战争时期,并无完整档案留存,张开帙前辈离休后又以主要精力收集整理史料。我经常收到张老寄来的文稿,每篇都经过详细考证、整理、打印、校对。我父亲魏浩然母亲丁钧也是当年从延安去东北的干部,父亲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九后方医院院长兼卫生学校校长,与同驻东安(密山)的航空学校、战车大队、通信工厂是友邻单位。我不知道父母与张老是否相识,但我知道他们是艰难岁月同驻一地的战友。当看到前辈将毕生精力奉献给人民军队建设事业,怎能不感动晚辈后人?这就是空军装备人行列中的第一任机械科长。

东北老航校使用缴获的日军九九高练飞机开展飞行训练。
东北老航校初创时,条件极其艰苦。战士们曾用骡马拉飞机。

  

  1949年1月31日,人民解放军进入和平解放的北平。2月4日,在北平南苑机场东部组建航空修理厂,张开帙任厂长。4月和5月,朱德总司令两次视察南苑航空修理厂。约半年时间,修复出18架飞机,包括P-51战斗机、“蚊”式战斗机、B-25轰炸机、C-46运输机、PT-19教练机、L-5观察机,还修复大批航空发动机和汽车。5月,党中央决定在南苑成立飞行队,担负北平地区防空作战任务。这个飞行队的装备,主要是南苑航空修理厂修复的缴获飞机。1949年10月1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,南苑飞行队17架飞机参加受阅,也主要是南苑航空修理厂修复的缴获飞机。1951年4月,为支持建设国家航空工业,南苑航空修理厂从空军工程部转隶重工业部航空工业局,改称211厂。1958年自行设计制造了“首都一号”飞机。以后转隶七机部,成为中国运载火箭总装厂,厂房至今仍在南苑航空修理厂原址。当我们看到中国航空航天事业接连取得举世瞩目成就时,不应忘记,中国洲际导弹、运载火箭总装厂的奠基者之一,是张开帙前辈。

我C-46运输机编队也参加了开国大典。
开国大典时,P-51编队飞过天安门。画家油画展现的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。

  

  张开帙前辈是中国核打击能力的早期建设者。1965年5月14日,中国第二次核试验,投掷原子弹的飞机就是张开帙前辈现场组织改装和保障的。他参加了中国前13次核试验中的12次,组织改装保障了图-16、轰6甲、轰5甲、强5甲等中国第一代核打击飞机,以及运送核部件的运输机、直升机,取样飞机。1964年,中国开始研究从苏联引进已6年的图-16轰炸机国产化问题。最初意见是按苏联引进的标准型、原子型、空中加油型分别仿制。时任空军机务部门领导的张开帙,个人提出三型合一、一机多用方案,被军方高层和航空工业部门采纳。

  批生产装备部队的轰6甲,核常兼备,比图-16原子型常规载弹能力提高50%,具有空中加油改装潜力。我在工作岗位上列装的新型轰6G、H、K,都是轰6甲改进型。没有当年的轰6甲,就没有今天的中国轰炸机挂载导弹巡航南海、东海、太平洋。

  当党和国家给予“两弹一星元勋”以最高荣誉和奖励时,张开帙前辈和多数参与者一样,并不在获奖行列。但是我们知道,正是他们隐姓埋名默默无闻的工作,在52年前就打破了西方认为中国核力量“有弹无枪”的判断,今天继续使外国媒体分析中国有无空基核打击能力的言论成为笑话。我们为有这样的机务系统领军人物而自豪。

1965年5月14日,就是这架轰6甲轰炸机承担了中国第一次空投原子弹的重任。
空投核武器试验前,轰6甲的地勤人员在紧张准备。
如今,轰6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大系列。
张开帙前辈组织改装的空投中国第一枚核航弹的轰6轰炸机已经进了博物馆。
而最新的轰6K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空军空中远程战略打击力量的核心。

  一个人做点好事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。一个人为空军装备建设作点贡献也不难,难的是在人民空军东北初创、北平初建、核打击能力起步建设时期都做出如此贡献!

  谨以此文怀念张开帙前辈。

北京小汤山。中国航空博物馆。这张照片的构图恰恰反映了张开帙老前辈历经的三个重要历史阶段。红色的九九高练,东北老航校;人民解放军空军涂装的P-51,南苑飞行队及开国大典;那架暗灰色的轰6,以及那颗原子弹,不用说了,帮中国人挺直了腰杆。

  来源:航空知识杂志社微信公号“航空知识”

责任编辑:桂强

北京怎样才能让面部提升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